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_澳门新濠天地网址_澳门新濠天地官网_澳门新濠天地娱乐_澳门新濠天地赌场_澳门新濠天地平台开户注册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追踪 >

南非经济形势恶化的原因_国际观察_论坛_天涯社区

时间:2018-10-08 08:5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南非经济形势恶化的原因    南非在种族隔离时期,经济虽然受到国际制裁,但是发展效果依然不错,南非被许多组织或国家(包括中国)认为是发达国家。1993年种族隔离取消,南非国际经济环境走向宽松,但是经济形势却走向恶化,原因会是什么呢?我大致分析一下。    其一,领导管理阶层的重大改变,对经济决策以及各种政策产生巨大影响。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是白人族群专政时期,白人内部之间是民主平等的,这导致白人建立了一个高效率的部分人群拥有的民主政府体系。政府各级官员素质比较高,加上自由民主法制的环境,容易做出更多正确决策,或少做错误决策。种族隔离解除后,黑人拥有选举权,由于曾经的受歧视地位,这导致黑人对白人很反感,在投票选举时,黑人更多的是考虑被选举人的种族身份,较少的考虑被选举人的能力或道德水平。这导致南非选举结果难以象其它民主国家一样实现较佳结局或实现不坏的结局,这是曾经的伤痕带来的历史遗留危害,伤痕在短时间内是难以被抚平的。这是南非普遍民主的历史遗留劣势。如果没有历史伤痕,如果大家真的不关心种族身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人类社会的进化导致人们非常在意种族身份),普遍的民主选举是可以实现较好的结局的,领导阶层中会拥有较多的白人,对南非经济或社会的发展都有明显好处。    其二,城市治安形势的恶化,产生了一系列危害。性情暴躁的黑人获得更多自由以后,对追求安逸生活的白人群体产生极大影响。首先导致南非的逆城市化现象,南非白人从城市走向郊区,在郊区建立自己的生活区。这本身是一种不必要的经济浪费。白人居住的郊区化,也导致老城区的衰退,这构成了南非经济恶化的重要部分。治安的恶化,以及南非白人受到的排挤局势,促使南非白人考虑移民外国。这些南非白人移民澳大利亚或加拿大要比中国人移民这些国家容易许多,这导致大批南非白人移民出国,导致人才的流失。种族隔离时期以及现在,南非的人才主要是白人。人才的大量流失,导致南非缺乏人才,缺乏医生、律师、工程师等各类人才,较大程度影响了南非经济的健康发展,这是南非经济恶化的重要原因。如果这样的人才流失局势不发生改变,南非经济发展会继续停滞,南非人均富裕程度与发达国家的距离会越来越远,南非会越来越像其它黑非洲国家。白人人才的流失,会导致南非有竞争力的制造业会越来越萎缩,南非世界前列的技术会越来越少,南非会逐渐蜕变成以采矿业和低端制造业为主的国家。    治安形势的恶化对南非旅游业的发展也有重大危害。南非良好的基础设施,以及丰富的旅游资源,本来可以吸引更多游客,促使南非旅游业更重要,但是可怕的治安状况,影响了人们去南非旅游的热情。    南非大量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对南非经济发展有好处,这应该是南非经济不是更差的原因之一。国际经济制裁的消失,也有利于南非经济的发展,这是种族隔离取消后的重要收益。国际援助,也是种族隔离取消后的收益。    种族隔离时代的福利主要被白人享受,种族隔离取消以后,黑人也享受同样的富裕,或许享受更多福利,这导致南非福利负担大增。这提高了南非的消费水平,降低了资本积累水平,自然可以降低经济发展速度。高福利意味着高税收高消费,这导致物价上涨,可以产生较高的通货膨胀速度。黑人天赋热爱休闲,在获得适当福利以后,对工作的动力就更小了,福利的结果是导致人均劳动付出减少,也提高了失业率。南非的情况显示,在相同的福利强度下,对于不同人群具有不同的影响。同样的福利强度对于勤劳的东亚农耕人口来说,对劳动付出的影响不大,但是对于非洲黑人来说,影响可是较大。福利在产生很多好处的同时,必然产生的负效益,这个负效益的多少,因族群而异。东亚农耕人口群体,福利的负效益效应最小,是最适宜搞高福利的人口群体。基本可以说,高福利政策对黑人产生的负效益效应最高。    南非黑人当政以后,强制企业接收黑人劳动力,这不符合市场就业规则,这降低了企业的劳动力素质,不利于企业发展,也加强了南非经济的恶化形势。    经济的长期恶化可能会促使南非黑人意识到南非的最大财富不是南非的矿产资源,而是南非的白人群体。这个白人群体是整个黑非洲最大规模的白人群体,这其实是南非的最大财富,南非之所以成为非洲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原因就在于此。南非黑人政府应该充分利用白人的价值,实现最佳收益。    黑非洲国家的普遍情况是,各种人才匮乏。这导致政府管理效率低,腐败严重。导致企业管理水平差,运行效率低,缺乏创新。缺乏高水平的制造业,没有良好的管理人才以及高水平的工人或技术人员,不会有高水平制造业的产生。更缺乏高技术企业,没有人才,怎么会有高技术企业呢?而南非由于拥有大量白人,导致人才高度匮乏的事情可以解决,这是南非相对其它黑非洲国家的巨大优势。状况要分开考虑,现在网上有个观点就是:黑叔叔很懒,中国人是这个世界最勤奋的人。    从那些曾经在南非管理黑人的中国归国管理人员的话来看,确实存在这样的现象。但先不要那么快下结论,如果你仔细问的话,会发现黑人里面有奇懒无比的,也有极勤快拼命的。    但这当中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有些黑叔叔会下班就撤上班划水,有些黑叔叔你喊他快下班都会朝你发火:我今天要干十个班!看一下身份证就知道了,会偷懒的黑叔叔都是当地居民,而企业超人黑叔叔都是外籍雇工。    印度和南非的状况很相似,劳动法严苛,进入工作阶层的保障也相对好,习惯了这部分法制和福利的人群会拿着这块令箭和你交涉。我国劳动力效率很高,很高是从哪里来的,第一是没有严格的法律保障,很多小企业老板心血来潮让你下午走人你不用想留到晚上;第二是低薪水低保障,确实每个地方都有最低工资标准,但还有很大一块外包工人,这部分完全不计算入工厂福利范畴,出具的工资费用统一划为外协件费用,计件计酬。这种状况带来了什么后果呢,就是你不干有的是人干,高压力确保了高效率。你换成福利比较好的这部分协议工来看,你会惊喜地发现他们和非洲黑叔叔或印度阿三的工人并没有什么不同,说好五件就五件,说好六件就六件,加一件就吃白眼。传说南非工人也曾经有极勤快,极有效率的时代,在那个时代南非的制造业可谓是蓬勃发展。只不过我们中国商人开始大规模进入南非做生意时,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所以我们现在只能在南非看见一堆懒得像蛇的南非工人。    那个时代是什么时候?没错,就是白人在南非搞“种族隔离”政策的时代。    很多人读南非这个时代的历史时往往都只注重政治、人权方面,并没有注意经济方面,当时的南非可是创造了有名的经济奇迹!在相当长的时期,“南非堪与当时经济发展速度为世界之最的日本相匹敌”,被称为“非洲经济巨人”。    当然,“南非奇迹”主要富了白人,南非白人也经常以“南非黑人的生活水平高于这个大陆上任何地方(的黑人)”来为自己辩护。这种说法当然掩盖不了白人与黑人之间触目惊心的收入差距和经济不平等,更不能替当局剥夺黑人政治权利和其他基本公民权利的恶行遮羞。但仅就这句话本身而言,应该说也是事实。持续经济增长使得哪怕是在这种体制下受欺负的黑人,生活也在提高:纵向看,他们比以前要好;横向看,他们比周边那些黑人掌权的邻国,大众生活水平也高出一截。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南非多年来一直是周边各国,尤其是莫桑比克、马拉维、斯威士兰、莱索托、津巴布韦等国大量黑人劳工的打工地,其数量占这些国家劳动力的很大比重,甚至更远的坦桑尼亚与赞比亚也有在南非的打工者。尽管南非这些外籍黑人的待遇还不如南非本国黑人劳工,但显然他们在南非的收入要高于在本国,否则他们不会来。    甚至,那个时代南非的基础设施建设也领先于经济增长。由于“低人权优势”,南非国家可以随意圈占黑人的土地,这是绝大多数民丄主国家做不到的。因此南非得以大量占地,修建基础设施。如南非的人均汽车拥有量与发达国家相比并不算高,但其高速公路的建设却领先于多数发达国家, 20 世纪 80 年代其里程一度仅次于美国、德国,而居世界第三。(是否觉得跟现在的某国很像?)    而自从南非结束种族隔离政策之后,它的经济就很快骤然下降,工业发展再没有什么新的进展,现在它几乎就是吃以前的老本。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南非摆脱种族隔离政策之后,会对经济产生这样的后果?    是人种问题吗?当然不是,我认为是因为他们结束了专制,开始用普选民主制!    事实上,现今非洲工业排在前列的富裕国家,比如肯尼亚、坦桑尼亚(和曾经的西非经济奇迹科特迪瓦)在几十年前都是专制的,它们独立后都是被政治强人架空了选举,使得选举变成一个徒有虚名的空架子,然后用专制手段发展经济。反倒是几十年后它们迫于国外压力开始搞普选民主制之后,经济增速就开始不妙了,最惨的像科特迪瓦,一搞普选民主不但经济下滑,而且不久就开始内战了……现今困扰广大普选制民主的发展中国家的有两个根源性的难题,第一个难题具体来说就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阶段一般能绕过吗?  我感觉好像是不能的,起码在我学的发达国家历史中没有一个在“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阶段 工业化”期间能够避免这种社会悲剧频发的情况发生,所有国家的工业化都伴随着极端痛苦的过程,翻过详细资料会发现,英国实现工业化的过程中,它的整个社会底层所承受的悲惨,其程度绝对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而这居然还是在拥有殖民地供其掠夺的情况下……  基本上“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阶段 工业化”就像一道坎,或者说像十八铜人阵,过程极为痛苦,对谁都不例外,历史上凡是经过这个阶段的国家,在这个过程中能让广大国民不痛苦的国家貌似还真没有出现过……  事实上近年炒得很热的“中国模式”仅仅只是西方忽悠,既想忽悠中国和第三世界的P民,又想忽悠自己国家的P民,其实他们和我们心里都清楚:中国仅仅只是把发达国家以前走过的那条路再走一遍而已,仅此而已。这个只需要翻开他们自己国家的历史书就可以很轻易的找到,就看读的人愿不愿意承认并接受这条路罢了……  或许有人要问:那难道这些社会悲剧就应该发生?  我只能说只能想办法减轻状况,但绕开是不可能的,起码从历史经验来看是这样……  韩寒评论富士康跳楼事件的《青春》末尾有一句话,里面的‘无解’二字我觉得已经概括了我们现在的社会社会阶段的现实……  无论这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还是封建特色的资本主义,在未来的十年里,这些年轻人都是无解的……        而困扰广大普选民主制发展中国家的第二个难题就是:不用专制,用普选民主制可以实现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让国家工业化吗?  就我的观察来看,貌似所有在国家工业化之前搞普选的国家,结果无一例外都是否定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是必须要以牺牲广大底层民众的‘幸福感’为‘代价’来实现的,而现今所有发达国家在工业化完成之前,都没有搞普选。  大多数普选民主制国家的民众其实都知道要发展工业,都知道说:“政府有义务让国家发展工业。”这句话说出来很简单,但很多人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他们却都不知道(或不愿知道)这当中的一个关键: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的发展是必须要付出‘代价’的。  所以当发展的过程中,民众遇上要支付这个‘代价’时,他们绝大多数都会选择否定‘代价’,而否定‘代价’其实就是否定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拒绝他们国家的进化。  因此,要搞国家工业化,必须要专制国家,使用国家强制力逼整个社会底层民众吞下国家工业化过程中所必然产生的苦果(此苦果奇苦,奇毒无比,而且要连续吃几十年才行),这个极端痛苦的过程过了几十年后,国家工业化才有可能成功。  所以普选制国家是搞不了国家工业化的,在国家工业化之前搞普选的话,那结果只能是否定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的过程本身就是必然要牺牲广大底层民众的幸福为代价,这两头巨兽必须靠不断吞噬无数社会底层民众的希望、梦想、尊严、健康乃至生命来作为其成长的粮食,不这样的话,这两头怪物不会长大,就是长了也是“营养不良”……  因此二战后广大采用普选民主制的发展中国家,现在依然在否定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说明一下,贵族民主也可以用专制手段搞国家工业化的,但普选民主制就肯定不行)……很多人经常谈“中国模式”,而我对“中国模式”的看法很简单,就是:根本不存在什么“中国模式”!这仅仅不过是各个国家和地区所处的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所表现出来的差异而已。  如果有人被这种阶段性的不同绕进去,以为现在西方国家从来很民主,西方国家的人民从来都过得很有人权,很富裕。所以我们这些发展中国家的人民若要过上像西方发达国家人民那样的日子,就应该马上在自己国家里搞普选民主制。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就正中发达国家的算盘了……  事实上看了我前面的观点人中,应该有人已经察觉到若按我的那两个观点推论下去的话,就会发现这两个观点能够解释西方发达国家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一串不合理的行为。  这一串不合理的行为归结起来,就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自二战之后,西方发达国家要不遗余力地向全世界推广普选民主制和普世价值?这对它们到底有什么好处?        因为一旦一个发展中国家搞了普选民主制,就意味着它必然会否定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等于自废武功,换句话说这个发展中国家对西方国家在这个世界的经济地位不构成威胁了。        若世界上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搞普选民主制的话,那西方发达国家在世界经济金字塔顶的地位就能够稳如泰山,意味着现今世界上这个西方国家吸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血的世界体系可以继续不断维持下去。        因此西方发达国家之所以要针对那些专制、独裁的国家,也很容易看出来。因为只有这些冷血残酷的专制、独裁的国家才有可能去搞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才有可能动摇西方发达国家在世界经济金字塔顶的地位……      事实上,二战后从印度开始,西方国家主动放弃世界上广大的殖民地,在今天看来其中的最“阉国于无形”的不是他们留下的那些接受西式教育的社会精英,也不是把这些殖民地分成多少块,而是:西方发达国家在这些主动放弃,让其独立的国家上留下的都是普选民主制的国家框架。        可以想象若当初西方发达国家没有主动放弃殖民地,而是等到广大殖民地武装独立的话,那这些武装独立的发展中国家,大多数就一定不会搞普选民主制,它们当中可能会搞像当时社会主义国家的专制体制,又或者贵族民主制,甚至可能直接搞帝制。        但不管它们搞哪种体制,只要它们大部分不搞普选民主制的话,那现今世界上这个西方国家吸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血的世界体系就绝对无法维持下去。        甚至可以预见,几十年后,这些专制独裁的发展中国家里面将会有很多个能够完成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进而挑战西方发达国家的世界经济金字塔顶端的地位,到时这些西方发达国家就迟早准备吃西北风吧。我不认为专制比民主好,至少对于高智商的国家如此。我也专门研究过这个内容,我曾经得出过这样的结论,精英民主体制是最有利于建设和谐社会,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民主体系。精英民主体系就在高素质人群之间的民主,这其实类似于早期的民主。比如英国早期只是少部分人口拥有选举权,这其实就是精英民主体制。    如果不能搞精英民主体制,那么就搞全民民主体制,都比独裁要好。如果整个国家人口构成比较单一,人口素质差别很小,比如韩国、日本这样的国家,搞全民民主是比较恰当的,相对精英民主的缺点比较少。如果是人口构成很复杂,内部不同人群天赋差异很大,如南非,适宜搞精英民主,搞全民民主缺点相对较多。    我还曾经论证过,普通独裁体制下的经济发展速度与民主体制下的经济发展速度基本类似。普通独裁或民主对经济发展影响不大,影响的主要是人们的精神享受内容。我说的普通独裁是指,传统的独裁,非马科斯的独裁,即允许或鼓励私有制,推行市场经济,推行法制化的独裁统治。因为一旦一个发展中国家搞了普选民主制,就意味着它必然会否定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国家工业化,等于自废武功,换句话说这个发展中国家对西方国家在这个世界的经济地位不构成威胁了。    若世界上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搞普选民主制的话,那西方发达国家在世界经济金字塔顶的地位就能够稳如泰山,意味着现今世界上这个西方国家吸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血的世界体系可以继续不断维持下去。黑人与逆城市化    逆城市化就是城市人口向郊区迁移,城市内部人口减少。逆城市化与黑人没有什么必然关系,但是黑人确实对逆城市化产生重要影响,主要是促进了逆城市化。20世纪后期逆城市化由美国产生,逐渐蔓延于西欧,典范的或明显的逆城市化依然在美国,而日本却很少有类似的逆城市化,原因是什么呢?原因就是人口构成的差别,如果日本10%的人口是黑人,日本也会出现类似美国的逆城市化。    美国逆城市化很大因素来源于种族过滤,是美国白人逃离黑人居住的地方,这逐渐导致城市中心区域形成黑人生活区,是民主制度下的族群分离。美国黑人地位的提高促进了美国的逆城市化。20世纪60年代黑人地位大幅度提高,这促使美国70年代逆城市化的流行。    由于交通拥挤、犯罪增长、污染严重等城市问题的压力日见增大,城市人口开始向郊区乃至农村流动,在那里形成一个绿色的生态环境。这是我在网上找到的逆城市化的三大原因。犯罪增长这个因素其实就是黑人因素。    逆城市化的危害主要是降低了城市的人口密度效益,导致人们生产或生活的交通距离增大,带来石油消耗的增多。逆城市化也遏制了公共交通的发展,导致私人轿车的重要性增大,也带来了较多的能源消耗。这是美国相对日本人均耗费石油多的重要原因。逆城市化也浪费了城市原来的许多公共投资,从城市迁移出来的人口需要建设新的类似的公共投资。    南非的情况类似美国,南非白人通过逆城市化,在原来的城市边缘地带,白人聚集起来,已经形成新的城区,白人的城区。    估计最严重的逆城市化是美国的底特律,城市内部已经空虚,白人逃离城市内部或彻底逃离底特律,这个逆城市化不但导致城市内部的衰落,也导致整个城市的衰落。    逆城市化的重要原理是,城市郊区生活或工作成本较高,遏制了低收入人群的到来,促使高收入人群在城市郊区集聚,在城市郊区形成比较安全的生活区域,这进一步吸引了富裕人口的到来,用不了多长时候,就会产生明显的人群居住分异,包括族群分异。低收入人群聚集区房价比较便宜,这会继续吸引低收入人群的到来,使本区域逐渐形成纯粹的低收入群体生活区。    美国的逆城市化其实就是白人居住区与黑人居住区的分离,形成郊区富裕白人区,城市中心或某个部位的黑人区。这是通过经济规律实现的族群分离,这有利于减少族群之间的交往,减少族群矛盾,降低了白人受到黑人的骚扰程度。这促使黑人犯罪对象绝大部分依然是黑人。逆城市化降低了区域内部人口的富裕差别程度,可以降低犯罪率。    逆城市化的产生来源于黑人生活自由程度的提高。美国底特律的逆城市化现象,来源于美国20世纪60年代黑人自由权利的增加,来源于黑人被歧视程度的减弱。南非的逆城市化来源于南非种族隔离的消失,黑人取得了白人的自由权利。在城市自由生活的具有暴力天赋的黑人影响了白人的安逸生活,迫使白人从城市迁移到郊区,继续平静的生活。    南非的社会发展程度明显低于美国,如果说美国的逆城市化是由于美国社会发展程度更高的一种表现,那么南非的逆城市化是不能这样说的。事实上,美国逆城市化的主要原因并不是社会发展程度高所致,而是美国黑人自由生活权利提高所致,政治地位提高所致。英国后裔取消了南非种族隔离政策    南非种族隔离的取消,主要是由于南非白人思想的改变导致的。观念决定行为,观念具有潮流。南非白人的思想受到世界主体潮流思想的巨大影响,博爱观念,广泛的民主观念都是摧毁种族隔离的思想动力。    南非白人不是铁板一块,大部分荷兰后裔,剩余的主要是英国后裔。荷兰后裔进入南非的时间早,思想比较传统或落后,毕竟那时的欧洲还比较落后。英国后裔是后来者,携带了欧洲当时比较先进的思想。    荷兰后裔与英国后裔是有矛盾的,曾经相互为敌。荷兰后裔与英国后裔在天赋方面也有差别,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由于职业的不同(荷兰后裔搞农业的多,英国后裔搞的是工商业),后来的英国后裔天赋相对要高一些,这导致英国后裔生存能力强一些,对生存的担忧小一些。生存能力强的英国后裔,也比较富裕,这导致英国后裔比较大度一些,更博爱一些。    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在南非黑人的抗议下,英国后裔说服白人群体,放弃手中的特权,取消种族隔离政策,实现种族和解。种族隔离的取消,英国后裔是主要的推动者。宗教组织也是重要的推动者。英国后裔实现了政治正确,客观上却出卖了天赋次一些的荷兰后裔,促使荷兰后裔陷入较为困惑的现在。这些天赋较高的英国后裔,收入高,水平高,在实现了政治正确以后,抛下水平次一些的荷兰后裔群体,逐渐逃离南非,移民澳大利亚或加拿大。荷兰后裔的担忧变成了现实,除了移民,荷兰后裔在南非前途暗淡,在也没有翻身机会。荷兰后裔失去了独立建国的机会,缺乏果断的,过度贪婪的荷兰后裔,葬送了自己在南非的未来。在政治正确的现代世界潮流下,没有壮士断腕的气魄,落了个如此凄凉的下场。    南非荷兰后裔与英国后裔的不同观念,显示了收入或能力的不同,对同样的事情会产生不同的看法。相对来说高收入或高能力,会更大度一些,更博爱一些。    南非白人的机会是多多的,但是一次也没有抓住,到现在落了个什么也没有,空留遗憾。基础建设那么好的南非,矿产资源那么多的南非,留给了自己曾经歧视的黑人。在政治正确的世界大环境下,不论哪个群体处在南非白人的位置上,也难逃南非白人类似的命运。但是,命运是可以改善的,只要有壮士断腕的,不贪恋的气魄,就可以实现比较好的命运结果,至少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命运。     南非曾经设想过让黑人独立建国,但是力度太小,基本没有成功。几十年的时间内,南非完全可以让黑人独立建国,总是三心二意,到现在落了个全面覆没。黑人难以建国,白人可以完全可以找一片地方独立建国,比如在好望角等沿海地区独立建国,完全建立一个白人国家,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完全是贪婪嘛!不舍得内部的矿产,不舍得广阔的南非,想完全占有,哪有这样的好事呢?不识时务。形势变了,自己也应该跟着变,毕竟已经不是殖民时代了。     南非黑人的高生育率,意味着未来南非黑人人口比例会更高,在南非的话语权会更大,南非白人人口比例逐渐下降,逐渐退出南非历史,也许是难以改变的趋势。南非是对比种族差异的好地方    如果大家对种族差异有兴趣,南非就是一个很好的对比场所。南非最基本的两大族群是黑人与白人,南非还有亚裔,亚裔中主要是印度裔,还有一部分华裔。我们通过对比南非各个族群人口现在的生活状况,需要考虑历史继承因素以及移民南非的时间长短因素,可以感受英国人与印度人的天赋差异,感受荷兰人与印度人的差异,感受印度人与汉族人的差异,感受白人与汉族人的差异程度。进而可以感受英国、荷兰、南非、印度或中国人口的天赋水平。感受这几个国家的发展潜力,国民天赋水平决定国家发展潜力。    我先得出一个结论,印度后裔在黑非洲的表现水平高于非洲黑人,这显示印度人口天赋水平高于黑人,这进而显示印度发展潜力高于黑非洲国家。事实也基本如此,印度可以发展航天科技,发展软件产业,这对于黑非洲国家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事情。这些科技或产业的发展是需要较高的国民智商的。族群天赋的对比需要一定的样本数量,估计上万人的样本数量得出的对比结果就具有一定参考价值了,此时误差还比较大。十万人口的样本数量得出的对比结果的误差就会小许多,几十人口的样本数量更好一些。南非汉族人口已经达到十万人口的规模了,应该可以与其它族群对比了。族群人口比例对权力分配的影响    占世界的人口数量或人口比例可以对国家综合国力产生巨大影响,是影响世界状况的主要决定因素。占自己国家的人口数量或人口比例可以对自己国家产生巨大影响,是影响自己国家状况的主要决定因素。    不论独裁国家还是民主国家,族群人口数量或人口比例都会对权力在族群之间的分配产生巨大影响,族群人口数量或人口比例大的群体,往往可以分配更多权力,占有更多优势。这对于移民国家或非移民国家都如此。美国是移民国家,美国白人族群人口数量或人口比例占有优势,这导致美国白人群体成为美国权力的掌握者。随着美国人口比例的变化,拉丁后裔与黑人会分配越来越多的权力。    南非其实也是移民国家,因为当地的土著人(原住民)基本被消灭了,南非现在的主体人口,黑人与白人都是外来移民的后代。南非白人依靠掌握的近代科学技术或管理知识,长期掌握了南非的权力。由于英国力量的干涉,许多时间南非权力主要被人口比例处于少数的英国后裔掌握。随着南非白人群体内部的民主,占南非白人群体人口比例多数的荷兰后裔,通过民主选举掌握了较多的南非权力。随着南非实现全民民主,占南非人口比例多数的黑人,通过民主选举掌握了南非政府权力。可见,在民主社会条件下,人口数量或人口比例对权力分配更具有影响力。民主体制可以促使人口数量或人口比例占优势的族群掌握主要权力,这是民主体制的重要影响。在独裁社会,人口数量或人口比例对权力分配也是有重大影响的,只是人口数量或人口比例对权力分配的影响程度没有民主社会立竿见影。亚实行志愿兵役制。国防军由陆、海、空三军组成。2007/2008年度,常规军兵力为51476人,预备役兵力为19550人,文职人员为19506人,共计90532人。    常规军中,陆军25486人,编成地面部队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和训练司令部;海军12700人,编成海军司令部和海上作战司令部,下辖海军防空兵及7个海军基地,装备各类舰船70余艘;空军13290人,编成空战司令部,装备F/A-18、F-111、P-3C等各类飞机280余架。        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只有如此少的军事力量,这得益于澳大利亚的特殊地理位置,不与任何国家的陆地相连,只与周围国家隔海相望。澳大利亚人均军事负担大约是我国台湾地区人均负担的三分之一,这也促使了澳大利亚人口生活的高质量。关注楼主收藏转发至天涯微博@阅剑客 7楼   很多人经常谈“中国模式”,而我对“中国模式”的看法很简单,就是:根本不存在什么“中国模式”!这仅仅不过是各个国家和地区所处的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所表现出来的差异而已。  如果有人被这种阶段性的不同绕进去,以为现在西方国家从来很民主,西方国家的人民从来都过得很有人权,很富裕。所以我们这些发展中国家的人民若要过上像西方发达国家人民那样的日子,就应该马上在自己国家里搞普选民主制。  如......  -----------------------------  这个说法真不错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pc蛋蛋幸运28官网 澳门葡京官网 mg电子游戏 威尼斯人 澳门永利官网 澳门永利网站 澳门永利官方网 澳门永利官方网址 澳门永利官方网站 澳门永利网站|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金沙网站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澳门金沙网站 澳门葡京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葡京网址 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金沙博彩官网 澳门葡京 澳门葡京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葡京官方网 澳门美高梅官方网址 澳门葡京官网